美股终结春节假期六连涨 年内反弹之路或多曲折

  周艾琳

  [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了将来10年规模1.5万亿美元的基建投资谋划,这在必定水平上对市场情感起到了提抖擞用。但是市场担忧美联储因忧愁经济过热而过快过多地推动紧缩。]

  上周,也就是在中国股市春节休市期间,美国标普500指数和道琼斯指数累计大涨均超4.3%,辨别是5年来和2016年美国大选以来的最佳表示。不过,美股六日连涨的格局在本周二停了下来,零售巨头沃尔玛暴跌10%等因素也连累了大盘。

  周二,美股收盘普跌,标普500指数跌0.58%,道指跌1.01%,纳指跌0.07%。同期,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飙升,一度冲破2.9%,而后稳固在2.88%的水平。此前,在美股牛市、收益率曲线平坦、波动率持续保持低位时,市场的逻辑就是同时做多股票、债券,并叠加做空波动率,以此增厚收益。

  “但是,在股价回升、债券收益率走升的环境下,做多债券和股票象征着你需要权衡好两个敞口,从而产生超额收益。上述策略在股价跟收益率成正相关性时才华奏效,而假如收益率的攀升到股价难以承受的地步,这种正相干性会被攻破,股票就会下跌。”渣打全球宏观策略兼外汇利率研究首席策略师罗伯逊(EricRobertsen)对记者表示。而此前刺激收益率飙升、美股闪崩的是2月2日的一份薪资报告,显示薪资增速逼近3%、通胀预期升温。

  记者采访多方机构后发现,各界认为此次美股反弹之路并不会走得像去年那样顺风顺水、跌了就买,波动率的攀升将导致众多机构在一段时间内调解投资组合,而此前的闪崩是否真的意味着牛熊转换,还要看两个月后是高点持续抬高仍是高点开始降落。

  春节假期美股六连涨

  周二美股普跌并非2月初的闪崩,而是因为部分公司的股价巨震牵连了大盘。当日沃尔玛大跌10%,创下30年来最大跌幅,拖累了道指和标普500指数。该公司发布财报显示其在线销售增速下降,这也象征着沃尔玛很难抵挡来自亚马逊的竞争。

  零售巨头难以快速拓展线上销售的担忧在市场上迅速传播,导致零售和破费品行业股价普遍下挫。其余零售巨头如GAP股价大跌5%,梅西百货股价也下挫近2.3%。

  “沃尔玛这种范围的公司都能跌10%,这足以震动零售行业的每一家企业。”位于旧金山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BOS负责人JeffreyLancaster表示,“亚马逊是个难以超越的对手。”

  即使美股“六连涨”在周二被攻破,但就目前来看,美股已经收复了大半部分2月初闪崩的失地。道指较1月巅峰点位暴跌逾10%,而“六连涨”已经帮助道指反弹了一大半。

  闪崩后的持续反弹好像也合乎逻辑。此前的暴跌恰似是对美股高估值的一种抗议,而波动率突然飙升也导致抛售潮加剧。经过大跌调整后,市盈率已经始终降低;此外,全球经济增速改进、美国企业盈利稳重;与历史程度相比,目前的利率(1.25%~1.5%)和通胀率(核心PCE为1.7%)仍然保持在低位。实际上而言,这些因素都应支持股价继续回升。

  风险价值冲击挑战市场

  此前,之所以美股会调剂比较长的时间,机构将之称为“VaR(风险价值,ValueatRisk)冲击”。

  简单而言,VaR指的就是,根据动态变量因素打算一天究竟可能损失多少资金。机构的VaR模型统一了危险计量标准。投资者盯住的是一个牢固的风险价值,即VaR,也可能理解为敞口和稳定率的乘积,当波动率下降时,投资者自然就会承担更多风险,反之亦然。

  而在此前的美股闪崩中,去年始终处于超低位的波动率(即“恐慌指数”VIX)一度飙升近200%至50以上,投资机构就被迫斩仓,也就浮现了自我强化的抛售局面。近年来,对VaR高度敏感的投资机构一直激增,例如对冲基金、奇特基金、风险平价基金、银行等,这些机构通过对VaR的测算,都会对投资组合设定止损。

  “VaR冲击下,市场调整不会仅仅在一天内就解决问题,因此此前美股调整了将近一周也并不奇怪,因为投资组合要逐步适应更高的实际稳定率,还需要应答一些金融产品相关性的巨变以及流动性枯竭。”罗伯逊称。

  他也对记者表示,VaR也是量化宽松(QE)的附带结果。当央行的购买资产举动压抑了市场波动率,对VaR敏感的投资者就能够持有更多敞口;换言之,全球央行的QE政策也为未来波动率飙升、市场流动性枯竭埋下了伏笔,因为当有人卖出的时候,事态就会渐入佳境。

  2018年往后,央行紧缩的预期和实际举措都将越来越强。“此前的闪崩,做空VIX的机构被血洗还不是重要起因,主要还是市场当初对缩表的预期太强,原来市场可能都被前三个月(去年10~12月)的缩表演练给骗了。”某大型私募美股量化策略主管朱凯文对记者表示。

  他称:“今年1月开端缩表的幅度每季度增加100亿美元(国债、MBS),还要叠加加息。比拟之下,2008年第一轮QE时是多大的金融危机,购债规模也就是1.725万亿美元。”更主要的是,不仅仅是缩表,美联储还将同步加息,其预计将在未来多少年加息至2.8%的水平。

  无近忧但有远虑

  只管市场认为2018年美股崩盘的可能性并不大,但牛市之路绝对不会平坦。在寰球经济扩大之下,堪称“虽无近忧,但有远虑”。

  所谓“无近忧”,起因之一是“这次的VaR冲击仍将是一个股市的独破事件,对其余资产类别的溢出效应有限”。罗伯逊对记者称,“例如,美元/日元两周内仍在108~110.5波动,黄金并不出现太大变革,一般而言,在市场呈现剧烈波动时,黄金价格都会飙升。因而,就此前的闪崩而言,市场目前还不认为黄金是一个‘避风港’。”

  此外,美国跟寰球经济都在扩展之中。除了刚通过的税改,2月12日,2019年总统估算案公开,市场等候已久的基建投资盘算浮出水面,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了未来10年范畴1.5万亿美元的基建投资计划,包括公共和私人局部投资,这与特朗普在1月底国情咨文讲演中提到的一致。这在一定程度上对市场感情起到了提振作用,当日原材料、交通运输以及资本品等与基建投资计划关系较为周密的板块领涨市场。

  就“远虑”而言,一大担忧则在于美联储,市场担心美联储因发愁经济过热而过快过多地推进紧缩,新官上任的鲍威尔或者也可能想用加速紧缩来证明自己对美联储独破性的坚持。

  然而,仓促压缩的危险也是极大的。之所以当年美联储主席耶伦据理力争保持缓慢加息,就是由于劳能源市场看似景气,但事实上并不充分复苏,金融危机的打击是巨大的,且创伤是构造性的,复苏所耗费的时光也比假想中更长。

  此外,目前也有一些投资者担忧,如果反弹按照当初的节奏持续下去,股市最终可能还是会面临同样的问题。

  资深美股交易员司徒捷告诉记者,回忆2008年金融危机和2000年互联网泡沫前夕,更多的“韭菜”不想错过调整后的市场,即时杀了进去,之后就是一波波的下跌、强反弹、不能破前高、继承下跌、继续强反弹,不断重演,“哪怕到了2008年1月,也是大跌后双底,随之持续强反弹。经由同年7~9月的折腾,固然标普500指数冲了新高,但是全体波动率曲线没有完全恢复7月初的状况。这似乎就是一个信号,这次冲高不同了。”

  记者对比去年、闪崩期间以及当前的波动率曲线发明,去年的VIX曲线向上倾斜,而闪崩时的曲线结构显现倒挂(反映市场当下的恐慌情绪达到顶点),而眼下诚然曲线结构恢复了畸形,但斜率远远比不上去年。

  毕竟此轮反弹能连续多久?机构人士表现,目前只能谨慎乐观,并以为所有仍须要观察。

  资深宏观交易员袁玉纬对记者表示:“不打消美股还能创出新高,目前科技股还很强,外加钢铁股也起来了,钢铁个别很敏感。然而需要关注的是,例如埃克森美孚等炼油厂利润滑坡,这好像又是需要弱、经济弱的体现。”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